你现在位置:首页 -> 一线风采 -> 专家介绍  
更多>>> 
·徐其君
·石英
·李林
·姜奕
·何学锋
·何文劲
·代爱国
·陈波
更多>>> 
·难以割舍的地质情怀
·劳模风采 苏画——“走出去”虽有风险,
·坚定自己的信念 迈向更远的前方——记四
·平武水晶镇磨河坝矿点行记
·心灵之行—沱沱河踏勘纪实
·站在地质的风景里----莫桑比克之行
·再见,莫桑比克
·唐古拉之风——龙亚拉区调项目大记事
 
心灵之行—沱沱河踏勘纪实
作者:陈小涛  --  点击数:4338  [收藏]

有人说“格拉丹冬雪峰之下的沱沱河水,比眼泪更干净,那圣洁的河水跨越了皑皑的白雪,可以净化人的心灵......”,这是一个夏天,因工作需要需要,我们一行6人,沿沱沱河流域,进入可可西里腹地开始了艰难的野外踏勘…….

      高原小镇

从格尔木到沱沱河,沿途400多公里,我们一路经过了4100米的西大滩,翻越4767米的唐古拉山口、5100米的烽火山、可可西里保护站……沿着青藏公路穿过了世界海拔最高的冻土隧道(风火山隧道),跨越了“鬼见愁”的五道梁,晚上10点,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海拔4700多米的沱沱河镇。沱沱河是长江源头,著名的万里长江第一桥就飞架在沱沱河沿的河滩上。

沱沱河流域深居青藏高原腹地,地势高耸、空气稀薄、南北均有高山,地势高寒,空气稀薄,全年冰冻期为331天,气候干冷,多风少雨雪,天气多变,没有明显的四季,每年冻结期长达7个月,这里的天气对于研究整个青藏高原的气候环境以及全国乃至全球的气候变化都有非常高的科学价值和研究价值,这里也是地球上最后的处女地。

沱沱河每家旅馆都有氧气瓶,但是住宿价格奇贵,沱沱河镇上旅店经常停水,停电,更没有热水,喝的水也咸咸的,破败不堪的旅店里,你只能睡在太长时间不洗,且散发着一股异味的床被之中.......

由于高海拔缺氧,刚下车,收拾完,小刘就高原反应,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脚步回到旅店不吃不喝,倒头便睡,看着他的苍白的脸色,大家心情都很沉重。

关于高原反应有句俗语叫:“欺男不起女、欺胖不欺瘦、欺强不欺弱,往往身体强壮,肺活量越大的人,血液中对氧的含量要求会更高,因此高原反应会更明显,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身体素质好的人刚上高原反应还强烈些,为适应高原反应,我们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剧烈运动,“二少一多”(少吃、少动、多睡)。

睡眠不好,这是高原反应的症状之一,根据前人经验,我们每天晚上睡前吃一片复方氨酚烷胺片,它既可以预防感冒,又可以帮助睡眠,缓解因高原缺氧而导致的睡眠不好的问题。

在高海拔的地方过夜,我明显感觉到呼吸不畅,心跳加速,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声和心跳声,直到凌晨200,我才迷迷糊糊有点睡意,但半夜,不时地醒过来,头昏沉沉的,心脏和太阳穴巨烈跳动,工作人员小柳整夜都在翻身,也不知他有没有真正睡着过。

沱沱河确实是个凶险之地,这里虽然海拔不是最高,但空气中氧量低,加上住宿地方卫生条件差,夏季苍蝇多,第二天还没开始工作便有人出现头痛、腹泄、咳嗽等症状。

凌晨600,门外的咳嗽声把我吵醒了,不知是睡眠少的缘故还是高原反应,我看见同行工作人员老赵,嘴唇青紫,脸色腊黄........,他的年纪和身体状况让人十分担忧,旅店停电,没有热水,只是在走道里放了几桶冷水,供大家洗漱,基本上都是在寒风中蹲厕所,卫生设施十分简陋。

本次踏勘区域位于昆仑山系之唐古拉山北坡,多数地方海拔在4900m以上,沱沱河流域太阳辐照时间较长,河流蒸发量大,工作途中经常看见该地区的部分支沟水系断流,湿地萎缩、土地荒漠化加剧。由于夏秋两季气温升高,冻土融化,造成车辆通行困难。我们沿沱沱河向东穿行于蛛网密布的河道及泥泞的沼泽中,再向北沿旁仓尼亚曲继续行进于蜿蜒的河道及深切割的沟谷中,寒风、雨、雪、沼泽、泥泞……时常困扰着我们,每天大部分路途都是在危险的高寒湖沼区及河道中行驶,由于沼泽湿地呈条带状分布,多连片分布于山前位置,加之冻土地区驾驶经验不足,很多时间都是在陷车、挖车和拉车中度过......

这里虽然气候极寒,常年大风,却是野生动物的乐园,绵延起伏的山岭上,随时可见成群的藏羚羊和野牦牛欢快地奔跑,苍茫的天空中,不时有秃鹫呼啸着飞过,旷古的原野充满了灵气。那里是人类生命的禁区,千万年来顽强地演绎着大自然的奇迹。 这里是一片圣洁的土地。

    惊魂一夜

早就听说沱沱河地区是地质工作的艰险之地,可是实际情况却比想像中要凶险得多,这里的天气瞬息万变,早晨出发时阳光灿烂,可到了下午,天空忽然乌云密布,风雪交加。810日下午300左右,前往旁仓贡玛的路上,同行的一辆猎豹汽车由于多次涉水过河,终于在“奔德鄂阿库儿”抛锚了,在经历了3小时的现场抢修却毫无结果,下午600,大家开始慌了,这里属可可西里腹地,真正的无人区,海拔约4700多米,下午630以后天气开始变得糟糕了,吹起了大风,一会儿功夫就开始飘雪,纷飞的雪花,扑打着我们的脸上,能见度很低,茫茫天地间除了风雪无法看清任何东西。所有人都知道在这里过夜的后果,但是这里距离最近的唐古拉山镇也有150公里左右。

是放弃抛锚汽车,所有人挤在另一个车里返回镇上,还是拖着抛锚的汽车返回,大家都有不同的意见,有人说“拖着车行驶于沼泽之中,危险性大,肯定不行!”但经验丰富的谢师傅说“单车晚上行驶非常危险,这里沼泽太多,万一陷车,又不能得到及时救助,后果将十分严重,如果拖着抛锚的汽车返回,就算车陷住了或者坏了,那一车的生活物资和棉被足可以让我们坚持到救援!”

时间已经是晚上800,大家统一了意见,用钢丝绳将两车联接后,开始了缓慢而谨慎的牵引行驶,晚上1000天色已经全黑,雪停了、风停了,漆黑天空中隐约可见星星,空气潮湿而清新,甚至可以闻到野牦牛的牛粪味道,听着汽车发动机雄浑的轰鸣声,大家都暗自庆幸这一路还算顺利,然而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车轮压着雪地和沼泽,发出有规律的声音,车窗外皑皑的白雪,在乌黑的天幕下格外好看,然而正是下的这场雪掩盖了行驶的道路,车灯照射下四周几乎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无法找到来时的道路。凌晨1200左右汽车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陷入沼泽之中,望着茫茫的荒野,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还好车陷得不深,大家忍着饥饿和寒冷轮番上阵,用铁锹铲淤泥、打千斤,历经2小时努力奋战,在人们沉重的喘息声和发动机的嘶吼声中,终于将车从沼泽中弄了出来,同志们坐上车很久了,一个个还脸色苍白,气喘嘘嘘,可以看出我们的体力早已严重透支了。

大家又累又饿,鞋子和裤子都是湿透了,全身是泥,凌晨3:40,我们到了旁仓尼亚曲,想着还有70多公里就能到镇上,都祈求不要再出现什么问题了,可是现实总是很残忍。

担心的状况终于出现了,汽车前行不到10公里,突然眼前漆黑一片,“不好,车灯坏了,汽车线路出问题了!”谢师傅大声喊道,听到这个消息,几乎所有的人都要崩溃了,有人愤怒发火、埋怨、叹息,冷静下来后大家决定用手电照明继续前行。

由两名穿着棉衣的人坐在车门上打着手电照明,由于车窗外气温较低,时间长了人受不了,大家轮流从车内探出身子举手电,几个小时下来已经有人吹感冒了。

汽车依靠微弱的手电光在河道内艰难的行驶着,由于两车之间的距离无法控制,联结钢丝绳经常滑落,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蹲在沼泽地里挂钢绳了,虽然满身泥水,又冷又饿,但大家都在坚持着.......

但痛苦却并没有结束,由于没有大灯,无法看清河道中的路,虽然GPS和罗盘可以指示我们正确的返回方向,但却无法帮我们找到一条安全的行车之路,面对汹涌的河水,汽车却不敢冒然下水探路,好在时间已经是凌晨,500,不久天就快亮了,为确保安全,大家只有座在车上等天亮,此时距离唐古拉山镇只有10多公里,我们甚至都看见了远处星星点点的车灯,但是我们只能等,等待的心情是最痛苦的。

凌晨600天已经大亮,疲惫的我们很快发现,其实道路就在我们东边不到30米的地方,是黑暗把我们困在那里。现代文明如此发达,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人类的力量却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         

                                   踏勘成果

     8月13为期6天的踏勘工作终于圆满结束了,经过大家共同努力本次踏勘工作基本了解了工作区地形地貌、地质特点及交通状况,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藏青色的高原上,沟壑纵横,像无尽的岁月留在人们脸上的沧桑烙印,深深地吸一口高原的空气,体会那没有被污染的清纯;用双手轻轻掬起一捧河水,感受那高原雪水的清冽,用自己的双眼和心灵去感受那蓝蓝的天。               

这里是人类极其恶劣的生存环境,我常常在想,前期在这里开展地质工作的人们,他们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和生命考验,他们将自己的事业奉献给了这片辽阔而富饶的大地,他们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奉献给了雪域高原,他们和这雪域高原一样圣洁而高尚。

                                                          华鑫勘查:陈小涛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系我们 |  
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或需要咨询的信息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2018 cxbdz.com All Right Reserved @川西北地质队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或需要咨询的信息请联系我们!

四川省地矿局川西北地质队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蜀ICP备10032945号 技术支持:川西北地质队
网站浏览总人数: 四川省地矿局川西北地质队

分享到: